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字节跳动海外劫:TikTok美国业务或遭全面封杀

[复制链接]
查看5 | 回复0 | 2020-8-1 18: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来源于合作媒体:中国企业家杂志,作者:赵东山,编辑:李伟。狩猎云网络被授权发布。
字节跳动的海外业务遭受了致命的打击。
北京时间8月1日,《福克斯商业》在推特上称,微软正在谈判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道琼斯甚至透露交易可能在下周一完成。
然而,国会山和俄罗斯卫星新闻机构报道称,特朗普在当地时间7月31日在他的专机“空6月1号”上告诉记者,他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国会山”表示,特朗普的言论暗示他不会支持美国公司收购TikTok。
对此,字节跳动回应中国企业家:“公司不评论谣言或猜测。我们对TikTok的长期成功充满信心。”
时针拨回到两年前。
2018年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与清华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进行了交谈。
对话结束时,钱颖一问张一鸣:“作为首席执行官,你在2018年要解决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张一鸣的回答包括三个方面,而全球化就是其中之一。“对于商业,我希望走向全球。如果全球化取得成功,这将是我们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一个里程碑。”
在过去的三年左右的时间里,字节跳动颤音短片的国际版——TikTok已经风靡全球,成为中国互联网产品走向大海的标杆。据Sensor Tower发布的报告显示,TikTok自推出以来,已在海外下载超过8亿次,成为海外下载量最大的移动应用。
正如张一鸣所希望的那样,TikTok的成功让年轻的公司字节跳动站在了全球互联网中心。今年3月,在字节跳动8周年之际,张一鸣宣布他将退出国内业务的管理,成为字节跳动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在欧洲、美洲和其他市场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全球化。
根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产品在全球的每月活跃用户已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以及75种语言。与此同时,字节跳动的办公地址已经从创业时代的秋瑾家园住宅楼扩展到全球30个国家的180多个城市,拥有6万多名员工。
然而,TikTok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困难。
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禁止了59款中国APP例如TikTok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在脸书和Instagram上发布政治广告,呼吁禁止TikTok。三天后,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今年7月,TikTok投资30亿英镑在伦敦设立全球总部的计划也被搁置。最新消息是,日本政府也在考虑禁止Tiktok。
《香港经济时报》报道称,字节跳动正在研究战略选择,包括将TikTok拆分成一家美国公司的可能性。但是特朗普似乎准备完全禁止TikTok。TikTok在许多国家面临被禁止的风险,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正面临严峻挑战。
嫉妒的尖子生“带头,大哥。”这是许多出海的中国企业家对字节跳动的一致认可。
“TikTok是中国第一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的互联网产品,也是因为它做得太成功了,才会被美国视为互联网的另一个华为。”一家远洋企业的创始人这样评论道。
今年6月底,印度禁止了59款中国应用后,国内移动应用开发商聚集在一起讨论下一步该做什么。
“每个人最后都得出结论,我们应该先看看如何在字节跳动带头。如果字节跳动完成了,我们将跟随他的步伐;如果做不到,那么我们也估计这是困难和徒劳的。”互联网海洋服务平台的创始人刘五华告诉中国企业家。
印度和美国是TikTok的两个非常重要的市场。印度是TikTok用户数量最多的市场,而美国是商业化效果最显著的市场。
根据Sensor Tower发布的数据,TikTok海外用户的头号市场是印度。2020年第一季度,印度的TikTok下载量为6.1亿次,占全球下载总量的30.3%,超过了美国TikTok的1.65亿次下载量。
虽然印度拥有最多的用户,但是电视转播权的商业化主要是在美国。
根据Sensor Tower提供的数据,今年6月,颤音和海外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中吸引了超过9070万美元,是去年6月的8.3倍。除了国内颤音,海外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美国市场。
TikTok在全球的迅速发展甚至引起了社交领袖Facebook的警惕。
2018年底,Facebook开发了一个名为Lasso的视频短片APP,直接与TikTok竞争,但目前效果并不明显。此外,脸书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对其Instagram做了许多尝试和修改。最新消息是,Instagram将于8月发布短片功能“卷轴”,再次与TikTok展开竞争。
有些人认为TikTok的现状与扎克伯格有关。他们认为扎克伯格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一边,一方面,他帮助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另一方面,他游说特朗普限制TikTok的发展。
彭博报道称,7月29日,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柴和扎克伯格一起出席了美国国会听证会,并通过视频接受了反垄断委员会的提问。在此期间,马克扎克伯格说:“我认为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中国政府窃取了美国公司的技术。”
对此,TikTok新任首席执行官凯文·梅尔(Kevin Mayer)在一份声明中回应道:“让我们专注于服务于用户的公平和公开竞争,而不是来自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我说的是脸书。他们假装爱国,想让我们在美国消失。”
事实上,随着中国企业出海步伐的加快,在过去的两年里,除了自身的产品能力之外,TikTok在海外也越来越受欢迎,TikTok聚集的流量池也越来越成为中国企业家出海青睐的流量分配系统,并开始在全球流量分配系统中抢占与谷歌和Facebook的一席之地。
“与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典型的西方公司相比,TikTok能够更好地了解中国企业的需求,并适应公司的战略,没有任何差距。”一家远洋企业的创始人告诉《中国企业家》。
然而,美国和印度这两个重要市场遭遇了挫折,字节跳动不得不想办法应对。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最近,以风险投资公司“跨大西洋投资”(Transatlantic Investment)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为首的投资者,正与美国财政部和其他监管机构讨论相关事宜,以评估他们是否能获得德州仪器的多数股权。如果收购完成,字节跳动将只保留Tiktok的一小部分股权,没有投票权。
字节跳动拒绝对此计划发表评论。然而,据小道消息称,张一鸣一直拒绝这项提议。毕竟,一旦TikTok的大部分股份被出售,字节跳动的全球化将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海外的TikTok和国内的颤音可以让字节跳动在短视频内容方面与微信竞争。如果印度和美国市场处理不当,将对字节跳动的全球战略产生重大影响。”上述远洋企业的创始人鼓吹。
解决海外合规问题事实上,自今年以来,张一鸣一直在努力解决TikTok的海外合规问题。
去年11月,美国政府发起了一项国家安全调查,针对字节跳动在该国收购社交媒体应用程序音乐剧《ly》一事。
当时调查的背景是,2017年11月,字节跳动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音乐剧《ly》,然后将音乐剧《ly》并入了颤音的海外版本TikTok,后者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并在几年内取得了巨大发展。然而,当时字节跳动没有寻求美国投资M&A委员会的许可。
随后,TikTok不断受到监督和质疑。最近,这位美国官员解释说,由于苹果手机iOS 14系统的隐私功能最近更新,发现TikTok在后台调用用户的剪贴板数据,一些“专家”认为TikTok会获取用户信息,这将“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
事实上,今年3月,字节跳动停止使用中国内容审查机构来审查TikTok内容。此外,TikTok明确指出,所有美国用户数据都存储在美国本地,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张一鸣一直试图将TikTok转变成一家顺从的全美国公司。
今年5月,张一鸣还聘请了前迪士尼高管凯文·迈尔(Kevin Mayer)担任TikTok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和字节跳动的首席运营官。
当时,张一鸣充满信心:“字节跳动成立之初,就有服务全球用户的理想。通过不断的努力和创新,我们的产品正在丰富全世界数亿人的生活。全世界的人们都在使用我们的产品来获取信息、寻找灵感、建立联系和传递希望。Kevin的参与将为我们带来他在全球业务方面的成功经验,并帮助我们继续打造世界级的管理团队。”
凯文·梅尔在企业管理方面确实有丰富的经验。在担任迪士尼消费者和国际业务董事长期间,他成功推出了迪士尼流媒体服务迪士尼+。仅在五个月内,凯文·梅尔就让这项服务在全球范围内的付费用户数量超过了5000万,而网飞用了七年时间才达到这个数字。
同时,凯文·迈尔也有很强的协调上下游生态的能力。在担任迪士尼高级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期间,他负责公司战略、业务发展等部门,并推动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动画、漫威、卢卡斯影业和21世纪福克斯。
今年7月,凯文·迈耶(Kevin Meyer)在给印度政府的一封信中写道:“我可以证明,中国政府从未要求我们要求提供印度用户的TikTok数据。”即使中国提出要求,TikTok也不会提供。印度用户的数据存储在新加坡的服务器上。”
随后,TikTok甚至发布了其半年度全球透明度报告,该报告披露了该平台从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收到的来自世界各地执法机构的请求的数量和性质,试图消除美国对数据安全的担忧。
报告显示,在此期间,TikTok收到的500个用户信息请求中,一半以上来自印度,达到302个;另外100名来自美国。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来自Mainland China或香港的用户信息申请或内容删除请求。
与此同时,张一鸣一直在打造一支全球化团队,特别是吸引有利于政府关系的人才。2019年12月,前谷歌高级雇员西奥·伯特伦(Theo Bertram)成为字节跳动欧洲政府关系和公共政策主管;2020年1月,在微软工作了20多年的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出任字节跳动法律事务副总裁;后来,美国网络安全专家罗兰·克劳蒂尔(Roland Cloutier)成为了TikTok的首席信息安全官。
此外,张一鸣正在改变其战略,试图以一种在美国行之有效的方式解决当前的困难。去年11月,TikTok高管拒绝出席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但现在,字节跳动已经雇佣了大量前政治家和游说者,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房间。
可能的出路去体育馆的路在哪里?
目前,讨论最多的解决方案是,作为字节跳动资产的一部分,TikTok被美国资本收购。然而,在具体细节上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很难将TikTok和字节跳动完全分开."一家中国公司的海外顾问告诉《中国企业家》:“一方面,即使张一鸣保留少量股份,美国政府仍可能会发现,并认为TikTok是一家中国公司;另一方面,如果它们全部被外资收购,它们将在张一鸣大选后被收购,而中间将不会有多少变化。此外,字节跳动的AI智能推荐技术和广告推荐引擎等技术都植根于TikTok产品,根本无法分离。”
《中国企业家》采访了许多海外企业家和投资者,最好的解决方案是TikTok可能是与美国政府信任的公司合作的好方法。这也是检验张一鸣和凯文·梅尔政治技巧的关键时刻。然而,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商业影响不可避免地超出了企业的控制范围。
7月30日,据报道,字节跳动的一些投资者估计TikTok的收购价格为500亿美元,是TikTok 2020年预期收入的50倍。然而,如何发展它仍然没有定论。
显然,印度和美国的政策不可避免地给TikTok带来了损失,但这也表明中国产品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给国际巨头带来了一定的市场威胁。
在字节跳动以外,印度政府正在起草一份包括275款中国应用的禁止清单。出海的中国企业家很担心,他们必须密切关注政治因素、各国的地方保护政策、对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的影响以及对美元清算系统的限制。
尽管出海的企业家坚信,长期的国际化趋势在未来不会改变,但他们在短期内将会遭遇困难。“那些准备投资的人肯定已经取消了计划,而那些已经投资的人只能继续观望。”一位海外企业家告诉中国企业家,这是他们的普遍心态。
寻求更多的选择来保护自己也是大多数海外企业家的最佳策略。
“为了避免当头一棒,一些公司甚至选择将其产品分成不同的产品矩阵,以有意识地降低风险。此外,我们将努力寻找华为、小米、vivo、OPPO等国内手机硬件制造商,通过多元化的流量来源进行合作,规避风险。”刘武华告诉中国企业家。
目前,对字节跳动来说,经历是有希望的,但不经历意味着一场更艰难的战争。
“我们都希望它能幸存下来。虽然字节跳动在海外受到冲击,但它也帮助中国企业家找到了出路,比如与当地政府的关系沟通、人才队伍建设、数据隐私合规等。这将为未来的企业家节省大量精力。”一家远洋企业的创始人坦率地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